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


大家好 , 我们的搞笑风水摆布第一人又来了 , 今天起我们一起来分享历史知识 , 也许你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
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
本文插图

作者丨焱公子 编辑丨水青衣
一夜之间 , B站视频《后浪》 , 刷屏了 。
“你所热爱的 , 就是你的生活 。 ”
演讲者何冰以温暖又激昂的话语 , 表达了对年轻人的羡慕、敬意与祝福 。
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
本文插图

我今年37岁 , 不再年轻 , 但看完这段视频 , 我充满庆幸 。
我庆幸的 , 是虽已不再年轻 , 但内心依旧热血澎湃 。
我依旧和短片中的年轻人一样 , 心中有火 , 眼里有光 。
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
本文插图

一、20年前 , 我为自己埋了一个彩蛋
除了写字的沙沙声、偶尔翻阅试卷的哗哗声 , 我的周围静得可怕 。
我埋着身 , 在信签纸上 , 努力写着新构思的即兴故事 。
我的样子 , 应该像是某种正在心无旁骛低头吃草的蠢萌动物 , 小心翼翼又禁不住诱惑 。
班主任的手 , 闪电般伸出 , 夺过我笔下的纸 。
我惊起去抢 , 扯回一纸残片 。
“说!这是你写的第几部?!”
班主任站上讲台 , 当着全班 , 冲我愤怒嘶吼 。

我浑身发抖 , 右手牢牢攥着我的“作品”残骸 , 却冷静纠正她:
“我还没有能力写几‘部’ , 我只写了几篇 。 ”
那一年 , 我17岁 。
在全市最好的高中读最好的理科班 。 这个班的学生 , 非清华即北大 。 最差战绩 , 是考上一本 。
班主任绝不允许如此辉煌的成绩 , 因我而被打破 。
我被请了家长 , 我被轮番教育 。
最终 , 我点头同意停笔 , 回归正常的高中理科男人设 。
我知 , 不论父母或班主任 , 是为我好 。
【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但他们不知道 , 我将那纸残片小心保存 , 藏在了不为人知的地方 , 偶尔还会拿出来看一看 。
故事的结局 , 我顺利考上一本 。
再后来 , 我顺利进入500强工作 。
许多年后 , 我已忘记当时写的是一个什么故事 , 甚至也忘了我将它藏在哪里 。
但这一个 , 我为自己埋下的彩蛋 , 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
青年|我,37岁,不再是后浪,但也没被拍在沙滩上
本文插图

二、5年前 , 我决定捍卫自己的梦想
5年前的今天 , 我还在华为 , 拿着每月超过3万的收入 , 年底有10-20万的年终奖 。
我的领导正准备和我谈升职 , 但我已经决定要辞职 。
我几乎每晚19点都要回公司开会 , 除了坐飞机出差时 。
我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 。
除了同事和客户 , 我没有时间交朋友 。

我与他们 , 每天讨论信号质量、参数设定和项目进度……然后 , 基本无话可说 。
我的世界是灰色的 。
每每看向窗外的五彩 , 我都对自己说:这就是高薪的代价 , 没什么不公平 。
我清醒意识到这一点 。
身边同事保持高昂的状态:他们为每一次拿下新项目而举杯相庆 , 为每一次升职加薪而欢欣雀跃 。
我的心境却越来越灰:为自己一眼洞悉五年、十年后的样子 , 沮丧不已 。
我又一次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 , 我浑身发抖、手心冒汗 , 却仍紧紧攥着我的作品残片 , 如同攥着千金不换的珍宝 。
但17岁的我 , 既没有能力 , 也没有勇气去捍卫我想要捍卫的东西 。
而现在 , 理应不同 。
我不该怕失去这份高薪光鲜的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