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国春秋|现今史学界,公认五胡乱华时期,前凉为独立国家

首先,史学界并未公论,即前凉为独立国家,至少二十四史中最权威的正统认证史书《晋书》,房玄龄他们所编纂的这部史书没有将前凉当作独立国家。证据就是前凉没有像前秦、姚秦之类的,被列入晋书的载记。
载记作为班固首创,而为《晋书》所发扬并正名的一种传记体体裁,本就是区别于正统王朝的本纪、列传而为割据政权所设,只有列入载记的,才能被视为独立的割据政权。所以,至少在房玄龄等人看来,前凉不应视为独立政权。
 十六国春秋|现今史学界,公认五胡乱华时期,前凉为独立国家
文章图片

所以,至少从二十四史的角度来看,不能把前凉作为独立政权。
不过,《十六国春秋》开始,将前凉列入,情况有点变化。之后大量采用《十六国春秋》作为五胡时期史料基础的《资治通鉴》大量抄录《十六国春秋》作为原始资料,也就是说,司马光其实也将前凉作为独立政权看待。
然而,《十六国春秋》本身并没有被纳入正史,所以它的风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是非常有限的。
煽动者当然是司马光。虽然司马光的《资同治鉴》不是二十四史之一,但《资同治鉴》的影响却不在二十四史之下。因此,在这个时候,它应该是承认梁倩为一个独立政权的开始。
然而,从现代的角度来看,梁倩肯定是一个独立的政权。然而,不同的阶段显然不应该放在一起处理。张贵、张淼在位期间,凉州地区虽然被张父子牢牢控制,但官位和官衔毕竟都服从金氏家族的授勋。金家陷入了困境,张的父子俩也重蹈覆辙。因此,在这个时候应该被视为金的附庸,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然而,司马睿在东晋称帝,建立了国家。梁倩的态度很有趣。虽然张淼赞成司马睿继位,但他并没有利用司马睿的统治:
于是(张淼)驰骋天下,景仰晋王为帝,派衙门到江南,劝他入朝。这一年,元皇帝位于建业,泰兴改变了这一年。据说建兴六岁了,与中兴没有什么不同。
在支持司马睿继位的同时,却故意不利用司马睿的统治,这种说法很有意思。你想体现你的独立性吗?还不满意这个头衔吗?
但显然张寔已经有了异心:
(司马)保闻愍帝崩,自称晋王,建元,署置百官,遣使拜寔征西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邑三千户。俄而保为陈安所叛,氐羌皆应之。保窘迫,遂去上邽,迁祁山,寔遣将韩璞步骑五千赴难。陈安退保绵诸,保归上邽。未几,保复为安所败,使诣寔乞师。寔遣宋毅赴之,而安退。会保为刘曜所逼,迁于桑城,将谋奔寔。寔以其宗室之望,若至河右,必动物情,遣其将阴监逆保,声言翼卫,实御之也。会保薨,其众散奔凉州者万余人。寔自恃险远,颇自骄恣。
南阳王司马保自立称帝,封张寔征西大将军,他也坦然受之,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张寔是被司马睿封为西平公的。可他依然接受了司马保给的封官。其态度已经昭然若揭了。而且当司马保兵败来投,他将司马保软禁,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自此之后,前凉应该视为独立政权了。
后张寔遇刺,“私谥曰昭公",前凉开始自上谥号,这其实已经是谋反了。后张茂”私谥曰成“,而 继位的张寔之子张骏,”刘曜又使人拜骏凉州牧、凉王“,既是东晋的西平公、征西大将军,又接受了赵汉刘曜的凉王称号,已经是开玩笑了。当然,这只是乱世生存之术,不足为评判其节操。
又使其将杨宣率众越流沙,伐龟兹、鄯善,于是西域并降。鄯善王元孟献女,号曰美人,立宾遐观以处之。焉耆前部、于阗王并遣使贡方物。得玉玺于河,其文曰"执万国,建无极。"时骏尽有陇西之地,士马强盛,虽称臣于晋,而不行中兴正朔。舞六佾,建豹尾,所置官僚府寺拟于王者,而微异其名。
但张骏在平定西域龟兹鄯善之后,虽然已经以王国自居,但毕竟名分还是晋的西平公,所以当不当作独立政权,还在两可之间。但到其子张重华,则完全应该视为独立政权了:
【 十六国春秋|现今史学界,公认五胡乱华时期,前凉为独立国家】以永和二年自称持节、大都督、太尉、护羌校尉、凉州牧、西平公、假凉王,赦其境内。尊其母严氏为太王太后,居永训宫;所生母马氏为王太后,居永寿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