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立|熊立:在线教育暂莫奢谈“上位”,先聚焦偏远地区

_原题为 熊立:在线教育暂莫奢谈“上位” , 先聚焦偏远地区
【熊立|熊立:在线教育暂莫奢谈“上位”,先聚焦偏远地区】中国青年网北京8月28日电(采访人员 曾繁华)因为疫情的原因 , 中小学乃至大学师生们被迫转战线上 , 开启了在线教学模式 。 随之而来的 , 有连麦点名的欢乐、蹭网上课的励志;也有掉线卡顿的尴尬、效率变低的吐槽 。 据长江教育研究院和华中师范大学信息化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组织的大规模在线问卷调查显示 , 在线学习于诸多积极成效之外 , 仍存在非主干课程偏少、师生互动不够、难以监督、部分教师信息技术水平和应变能力难以适应在线教学需要等问题 。
为此 , 有学者建议:应有组织地全面提升教师信息技术能力 , 将教师网上指导、师生互动、作业批阅、学情分析、答疑辅导等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作为培训重点 , 让教师熟练使用教育资源智能检索工具、跨越时空教学的可视化展示工具和信息化环境下教学评价工具 。
由此引出一个问题——
在线教育及其相关技能是否离登堂入室、跻身师范教育之列不远了?
这既是教师、学生、家长关心的公共问题 , 也是诸多互联网教育企业不能忽视的机遇 。
然而 , 对于这一激情畅想 , 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网龙网络公司首席执行官熊立博士并不买账 。
“我认为 , 当下远远没到改革师范教育、大规模培训教师去使用互联网教育工具的阶段 。 师生不适应在线教学 , 主要在于数字工具还不够好用 。 ”熊立说 , “从网龙自身经验而言 , 得益于‘新基建’及5G网络的逐步普及 , 互联网教育目前更大的意义 , 在于服务欠发达地区 。 ”
熊立|熊立:在线教育暂莫奢谈“上位”,先聚焦偏远地区
文章图片

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网龙网络公司首席执行官熊立博士 。 资料图
在线学习效率低?不该苛责师生
深耕互联网教育多年的熊立是业内颇有发言权的资深人士 。 当年以游戏业务蜚声国内的网龙 , 近年来更是以互联网教育业务别开生面 。 旗下全球注册用户超过1亿的在线学习社区Edmodo , 也在疫情期间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远程教育产品清单之上 。 埃及教育部今年3月宣布正式选定Edmodo为埃及K12教育系统指定远程学习平台 。 在俄罗斯、印度、尼日利亚、肯尼亚、加拿大、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国家 , 网龙的数字教育整体解决方案都有亮眼的落地项目 。 目前 , 这家中国民企的数字教育业务已覆盖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万间教室 , 全球用户超过1亿 。
于是 , 当互联网教育企业的高管选择“站队”到教师与学生一边 , 而对业内“狂飙突进派”泼冷水时 , 一切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
“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 , 在线教学属于‘被赶上架的鸭子’ 。 从老师、学生到企业、平台 , 大家其实都没准备好 , 教与学的效率都较以往线下课堂模式有所下滑 , 暴露出诸多问题是情理之中的事 。 但是 , 如果把‘锅’扣在不能熟练使用数字教学工具的师生身上 , 这是很不公平的 。 ”熊立滔滔不绝 , 先从自己的行业找原因 , “老师们用不好在线教学工具 , 更多地要归因于工具本身还不够好用 。 ”
他常用“玩手机”和“玩游戏”来类比学习 。 在熊立看来 , 很多老人对智能手机的使用经验都是零 , 但通过子女初步短暂教授之后 , 大都能将手机使用得越来越熟练——这个过程不是外力强迫下的痛苦挣扎 , 而是可能得益于某个短视频平台或购物应用带来的兴趣与渴求 , 让用户比较顺畅地水到渠成 。
“很遗憾 , 目前的在线教育工具并不能做到这一点 , 师生们用起来并没有那么舒服 。 ”熊立直言 , 有学校老师手机上被要求安装的教学软件多达11个 。 “这是老师们不该承受的负担 。 另外 , 数字化教学工具品类繁多 , 市场上数以千计 。 师生们怎么掌握得完?”
“上位”尚早 下沉偏远地区方显价值
熊立告诉中国青年网采访人员 , 在线教育历史并不算长 , 目前还处在形成规范的过程中 。 网龙更希望与业内同仁及政府主管部门共同努力 , 形成行业的“规范” 。
“只有形成规范后 , 才能大规模系统培训 , 才会更有效率 , 对师生们的培训与沟通成本也才会降到最低 。 ”熊立介绍 , 在国内扶助偏远地区教育之外 , 网龙已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 , 在非洲一起培训当地教师 , 一起去建立数字化课件标准 。
“这是网龙目前主要致力的方向 。 ”熊立说 , “就是说 , 什么样的课件算‘数字化课件’?PPT算不算?视频算不算?人工语音识别的课程算不算?打个比方 , 不能今天让人家用excel , 明天又让用word 。 ”
显然 , 网龙当下对“数字工具改革师范教育”的佛系态度背后 , 乃是基于其对未来宏大抱负的深思熟虑 。
同时 , 熊立一再强调 , 就网龙而言 , 互联网教育当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服务欠发达地区——因为优质的教育资源目前并不能平衡分配 , 让优质师资落地欠发达偏远地区道阻且长、尚需时日 。 这种情况下 , 才更能凸显出在线教育的实惠、便捷、温度和担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