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乐夏成为招商大户后,情怀变现之路仍很长,爱奇艺面临发展天花板


乐队的夏天|乐夏成为招商大户后,情怀变现之路仍很长,爱奇艺面临发展天花板
本文插图

为乐队洒下的每滴泪 , 投入的每份热情以及为了追节目而买的爱奇艺会员 , 都会通过流量 , 变现为各种商业价值 。 不过 , 成为招商大户的《乐队的夏天》 , 并不想被情怀和理想的标签绑定 。
文 | 鱼藻
编辑 | 楚明
运营 | 肖睿
作为青年亚文化的一种符号 , 乐队一直被赋予“情怀”“反叛”乃至“贫穷”的标签 。 去年的夏天 , 爱奇艺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在大众面前撕掉了这种文化的刻板标签 。
音乐理想与商业化始终存在着张力和诸多争议 。 但《乐队的夏天》却证明 , 情怀也是可以变现的 。
【乐队的夏天|乐夏成为招商大户后,情怀变现之路仍很长,爱奇艺面临发展天花板】节目的制作方 , 米未联合创始人COO牟頔在接受剁椒娱投采访时说过:米未的初心只是做一档有趣的节目 , 伟大的音乐理想不是米未的事情 。
不管《乐队的夏天》的初衷是什么 , 事实上这档主打摇滚乐、小众文化的节目最终破圈 , 成为爱奇艺今年的招商大户 。 参加节目的31支乐队 , 也有不少在这一年中赚得盆满钵满 。 而被观众们记住的 , 除了节目内容本身 , 还有一系列的广告植入 。
又是一年乐队的夏天 , 乐队、广告商、爱奇艺 , 谁会是这场派对中的赢家?
1
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 , 乐队们的处境并不相同 。
摩登天空的“头牌”新裤子乐队在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就已经在工体开过演唱会 。 作为头部乐队 , 新裤子的出场费大概在40万 。 除了这只老牌乐队 , 摩登天空旗下的多支乐队都已经走通了商业的道路 。 对于他们而言 , 缺的不是钱 , 更多是突破圈层的偶像关注度 。
而另一支乐队九连真人 , 主唱阿龙需要攒几个月钱 , 才能买下1千多元的效果器 。 他是乡村学校的教师 , 音乐无法成为他的经济来源 。
乐队的夏天|乐夏成为招商大户后,情怀变现之路仍很长,爱奇艺面临发展天花板
本文插图

与九连真人一样 , 参加第一季节目时 , click15乐队打车还需要找节目组报销 。 乐队主唱Ricky辛酸地说 , “我做音乐很多年了 , 从来没有靠音乐赚过钱” 。
为了生计 , 许多乐手都得是“斜杠青年” 。 鹿先森的乐手们多是学霸 , 职业是景观设计师、建筑工程师、排水设计师等工科白领;刺猬乐队的贝斯手一帆本职工作是软件测试工程师 , 主唱赵子健跟着乐队巡演的时候要带着笔记本电脑 , 随时工作 。 这也是国内音乐人生存状况的缩影 。 中国传媒大学曾在2018年发表过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的调查报告:三成音乐人的音乐收入为0 , 70%的音乐人需要兼职 , 95%的音乐人无法仅靠音乐收益来养活自己 。
《乐队的夏天》过后 , 生活变了面孔 。
乐队们的演出身价倍增 。 第一季结束后 , HOT5乐队全国巡演首站武汉站的门票在1分钟内售罄 。 曾经担心车费报销的Click#15 , 演出费涨了3倍 , 在北京巡演的票在3分钟内就售罄 。
据一名从事音乐产业的工作人士透露:第一季结束后 , 盘尼西林在音乐节的报价是老牌乐队万能青年旅店和后海大鲨鱼的1.5倍 。 这种报价显然与这3支乐队的“江湖地位”并不匹配 。 唯一的差别在于 , 盘尼西林参加了《乐队的夏天》 。 有了这场节目的加持 , 盘尼西林实现了反超 , 演出费也涨了20倍 。
乐队成为各种广告的新宠 。 除了常规的快消品、时尚类产品 , 乐队们也开始出现在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品牌中 。 刺猬乐队的子建多次被队友吐槽“不洗澡” , 因此接到舒肤佳沐浴露的推广 。 旅行团乐队、新裤子乐队出现在七度空间粉红色的海报中 , 伴随着“酷女孩必备”的字样 。
除了流量 , 乐队也得益于他们身上的“标签” 。 “不喜欢被定义”成为年轻消费者追捧的价值观 , 也成为品牌方用来定义自己、获得消费者好感的方式 。 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的乐队成为合适的形象代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