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中华:曾春亮杀人案,是一起本来不会发生的命案

陈中华:曾春亮杀人案,是一起本来不会发生的命案
封面新闻2020年08月16日:8月16日下午4点半 , 封面新闻采访人员从抓捕现场民警处获悉 , 轰动全国的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两起案件疑凶曾春亮落网 。 数千名武警、警察、民兵经过连续数日地毯式搜山和道路盘查 , 当天下午在山砀镇厚坊村西边一座大山将曾春亮抓获 。陈中华:曾春亮杀人案,是一起本来不会发生的命案
此前 , 8月8日 , 曾春亮潜入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康女士家中 , 将其父母杀害 , 并锤击其7岁侄儿头部 , 致其侄儿重伤昏迷至今 。 17天前 , 曾春亮曾潜入康女士家睡觉 , 被撞见后 , 威胁康女士家人:“如果报警 , 就杀你全家 。 ”7月22日 , 曾春亮刺伤康女士哥哥后 , 康女士家人曾数次报警 , 但嫌疑人曾春亮一直未被抓捕 , 还曾多次出现在该镇吃早饭和住酒店 。8月13日早上7点 , 警方搜山和道路盘查时 , 曾春亮返回老家厚坊村 , 并住在该村驻村扶贫干部宿舍 , 将返回上班的该县医保局扶贫干部桂高平杀害 。 8月8日案发后 , 警方曾向社会悬赏5万元抓捕曾春亮 。 8月13日案发后 , 警方将悬赏金额提高至30万元 。 8月16日16:27 , 经过数千警力长达8天8夜的围捕 , 背负3条命案的在逃嫌犯曾春亮在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山砀镇航桥村十字路口落网 。:澎湃新闻2020-08-15:对话遇害人家属:澎湃新闻:7月22日 , 你第一次和犯罪嫌疑人接触 , 当时发生了什么?康海:那天早晨 , 大概六点多钟的时候 , 我在二楼睡觉 , 听到我妈的叫声 。 我就以为我父母在吵架 , 急忙穿个内裤就出了房间 , 到他们房间里面看了下 , 没人 。 然后听到三楼(客房)有动静 , 没多想就上去了 。 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犯罪嫌疑人(曾春亮) , 把我母亲压倒在地 , 一只手拿着螺丝刀 , 顶着我妈的脖子 , 嘴里还嚷着:再叫我就捅死你 。后来听我妈讲 , 她到鲜有人去的三楼拿东西 , 打开客房便有一个人从地上窜起来 , 将她拉住、扑倒 。见我妈有危险 , 我第一反应是冲上去 , 将他扑开 。 当时没想那么多 , 不然也会想着拿个“武器” 。把他扑开后 , 他拿螺丝刀往我腹部这个部位直接捅 , 包括手指 , 出了血 。 我只有使劲抱着他手臂 , 一起倒在床上 。 我母亲站在门口 , 想去叫人 , 又担心自己儿子被弄死 , 不敢走开 。 (她)又不知道怎么办 , 慌慌张张的 , 一直站在房间门口 。我们两个就一直这样“纠缠” , 大概有一两分钟 。 兴许他(曾春亮)也担心有人会来 , 就开始说话了 。 他说 , “我没拿东西 , 只是在你家睡觉 , 让我走” , 并且威胁称 , “要是敢报警 , 就杀了你俩 。 ”我也害怕 , 打不过他 , 自己和老人都会被伤到 , 就说“把螺丝刀放下来 , 就放你走” 。 当时想的是 , 反正我也看到人了 , 他肯定是逃不掉的 。 (曾春亮)跑下楼后 , 骑着一辆摩托车(或电瓶车)跑了 。 我穿着内裤 , 什么都没拿 , 一身是血 , 不敢去追 , 只得报警 。澎湃新闻:报警后 , 警方怎么处理的?康海:我老婆打了110后 , 山砀镇派出所警察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家门口 。 我告诉警察 , 有贼到了我家楼上 , 拿螺丝刀捅伤我了 , 听口音是当地人 。 警察载我往曾春亮跑的方向追 , 路上碰到一名熟人 , 跟我打招呼 。 我和他讲了发生的事 , 描述了一下“贼”的外貌 , 尤其是“留着光头”——这很明显 。 这人便说 , 可能是他认识的一个人 。 他没告诉我 , 而是把派出所的人叫到车上去 , 说了“曾春亮”的名字 。 他都没告诉我 , 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之后 , 警察带我到了派出所 , 调出曾春亮的资料信息 , 我一看那个头像 , 就是他 。 上面的信息显示 , 5月份刚从监狱出来 。 确定了嫌疑人后 , 警察便向我问话、作笔录 。 警察问我家里丢了东西没有 , 有没有翻动的痕迹 。 确实也没有——我不能撒谎 , 因为当时他就是“躺”在我家楼上 。派出所一名负责人跟我说的是 , “这案子估计起不了很大的作用 , 最多就是以非法入室 , 属于治安案子 。 ”我不同意 。 我妈第一时间发现他 , 他还不是“跑” , 而是直接把她摔倒在地 , 让她不要叫 。 而且性质比较恶劣 , 用螺丝刀直接捅我 。 我们将情况反映到了乐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 , 很快 , 后者便来处理了 。 他们接手以后 , 当即就到了派出所 , 走了程序 , 事发当天上午 , 就到家里面看了现场 , 发现的确没有翻动 。 下午 , 从医院验伤、治疗出来后 , 我到公安局刑警大队了解案件进展 , 对方称 , 经研究后 , 认为依靠单方面的口供 , “定罪比较牵强” , 现场也没有发现其他作案工具 , “就一个光人” 。对方告诉我 , 会以“涉嫌非法入室、故意伤人申请一个拘留证” , 将人抓到后 , 再根据口供定性 。7月23日 , 我将自己和母亲受伤的司法鉴定书送到派出所 。 我当时还跟警方说 , 虽然受的伤不是很严重 , 只是划破了皮 , 但对方用螺丝刀捅我腹部 , 如果我不用手抓住 , 不是捅死也可能捅成重伤 。 我希望他们重视 。 嫌疑人曾春亮疑从此处潜入康家行凶 。 之后 , 康家将带有血迹的床垫搬至此处 , 堵住原本通往菜园子的缺口 。嫌疑人曾春亮疑从此处潜入康家行凶 。 之后 , 康家将带有血迹的床垫搬至此处 , 堵住原本通往菜园子的缺口 。澎湃新闻:此前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 后来又报了一次警?康海:7月24日晚上 , 因为出事的客房留有血迹 , 我老婆便去拖地 。 22日就该去拖 , 但她不敢 , 一直拖到24日 。 没想到的是 , 拖把在床底下划了一下 , 就划出了“作案工具”——手套、手电筒、螺丝刀、上衣 , 还有一顶帽子、一双鞋 。 不知为何 , 警方勘查现场时 , 好几个人 , 没发现这些 。 当然 , 也不排除一种可能 , 22日后他又回来过 。发现这些工具后 , 我第一时间给派出所一名负责人打电话 , 说明了情况 。 不是说因为没有作案工具和翻动痕迹 , 定不了“盗窃未遂”吗?这么多东西应该够了吧 。 康海卧室一片凌乱 , 疑被曾春亮盗走部分外币、首饰和手表 。澎湃新闻:此后至8月8日凶杀案发 , 关于案子的进展 , 你有主动联系警方询问吗?康海:没有 。 我们报案了 , 该提供的也提供了 , 刑警大队也跟我说 , 已经立案了 。 这已经是他们的事情了 , 我也就没有过多去问 。 我们毕竟是乡下的 , 没有那方面的意识 。 当然 , 我有私下打听曾春亮的情况 , 知道他坐过两次牢 , 怕这种人会走极端 , 容易报复我们 。 但我没想过他会杀人 , 没想过他要杀我们 。 要知道他会杀人的话 , 我们也不会报案 。从7月25日一直到8月8日父母被杀 , 他们(警方)也没有跟我或家里任何一个人联系过 , 给一个反馈 。 我有通话记录 。澎湃新闻:知道了嫌疑人是谁 , 8月8日前 , 是否尝试和他联系?康海:7月28日左右 , 我和几个朋友吃饭 。 其中一人对曾春亮有所了解 , 劝我“不要跟他计较” , 因为他“无父无母无房” , 已经坐牢两次了 , 这时候再踩一脚 , 容易走极端 。 我就跟这个朋友说 , 我可以不跟这人去计较 , 但已经报案了 , 很难就这么放弃了 。 有人无缘无故闯到你家 , 打伤了人 , 会怎么样?我只有一个要求 , 就是让他来我家里赔个礼、道个歉 , 一分钱(的赔偿)都不会要 。 我还会亲自跟着他去派出所自首 , 然后告诉警方“不追究了” 。这个朋友认识曾春亮的弟弟(曾春亮家兄妹六人 , 他排第五) , 听我这么表态 , 便当面给他弟弟打了电话 , 说了我的态度 。 曾春亮弟弟回复说 , 他也找不到哥哥 , “电话关了机” , “这几天会通过朋友将话传到” 。 当时没有想到他会杀人 。澎湃新闻:8月8日早上凶案发生 , 据你了解 , 发生了什么?康海:一年365天 , 我和老婆基本都在家 , 可就这一次 , 我俩都不在 。 老婆去了内蒙古 。 而在前一天 , 8月7日 , 是周五 , 几个朋友约我周末去玩漂流 , 晚上没在家住 。 这样家里就只有父母和7岁的外甥 。 我二妹的孩子 , 趁暑假来玩 , 刚到两天 。没想到8日一早就出了事 。 当天下午三点过 , 我二妹从外地和朋友吃完午饭回来 , 到一楼的厨房一看 , 发现母亲倒在血泊里面 , 就直接“吓晕”了 。 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儿子 , 便恍恍惚惚去隔壁不远的表弟家 , 找亲戚帮忙找人 , 只会“语无伦次”地说 , “儿子、儿子……” 。没多久 , 我接到表弟电话 , 说家里老人没了 , 让我马上回来 。 我直接吓瘫了 , 心都碎掉了 。 母亲倒在厨房 , 父亲在床上遇害 , 当时应该还在睡觉 。 外甥则躺在一旁的床下 , 头被砸了很多下 。 表弟找到时 , 还有气息 , 微微动了下眼皮 。 那时距离事发已经过了七八个小时 , 很难想象小孩经历了什么 。后来我查了监控 , 早上七点多钟 , 曾春亮到了二楼 , 他拿着刀、锤子 , 脖子上绑了毛巾 。 看到楼梯口的橱柜上摆着监控后 , 他把摄像头推到一侧 。 父母的房间在二楼右侧 。 他到二楼、三楼 , 每个房间都找了 , 如果哪个房间有人 , 就会死 。 第二次来 , 他就是来杀人的 。澎湃新闻:网上有人说 , 你和那个凶手之前认识 , 有过节 。康海:这个纯属谣言 。 首先 , 我1983年出生 , 比他小7岁 。 他坐牢两次了 , 有十多年 。 这个时间段上就冲突了 。 其次 , 如果说我跟他认识 , 7月22日来我家里 , 肯定会直接找我 , 不可能躲到三楼 。 说什么帮我顶罪 , 来跟我拿钱——他用得着用这种方式吗?带螺丝刀、手电筒、手套躲到我三楼吗?这明显是来盗窃的 。澎湃新闻:现在你和其他家人有什么诉求?康海:希望第一时间把这个罪犯抓到 , 我才能安安心心地把我父母安葬 。 父母的头七快到了 。 为什么拖这么久了(没有安葬) , 就希望把犯罪嫌疑人抓到 , 这样我才可以说一声 , 父母你们走好 , 杀人犯已经抓到 , 你们可以安息了 。 没抓到 , 父母会死不瞑目吧 。另外 , 我的外甥现在还在抚州医院里抢救 , 虽说已脱离生命危险 , 但还在昏迷中 。 医生说 , 孩子脑部损伤严重 , 康复期很漫长 , “具体康复到什么地步 , 一看孩子的意志力 , 二看药物和医疗设备” 。 我们希望 , 能够联系到国内专业的脑科医院和医生 , 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 (澎湃新闻采访人员 俞骄 实习生 孙蒙娜 张莹)中国青年网2020-08-15:曾春亮出狱后想办厂 , 曾称不知“怎么活?”据厚坊村村委会主任助理易新良介绍 , 整个村子有9个村民小组 , 登记人口1500余人 , 但由于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 , 村里也就常住约三分之一的人 。 村子多面环山 , 各村民小组相对分散 。 在厚坊村 , 易姓和曾姓常见 。 包括曾春亮在内 。 曾家有六个兄弟姐妹 , 他排行老五 , 上有两个姐姐 , 两个哥哥 , 下有一个弟弟 。因为哥哥弟弟都在务工 , 家里的老房子也因为年久失修 , 几年前倒掉被拆 。 出狱后 , 曾春亮住在厚坊一组的弟弟家 , 由于坐过牢 , 在村里也少有亲戚 , 他很少和村民走动 。 曾春亮杀人案发后 , 张贴在厚坊村村部墙外的悬赏通告 。 对曾春亮本人及家庭情况 , 村里知道的人不多 , 上年纪的人会念叨几句 , “父母走得早 , 他坐过牢” 。 村里熟悉曾家情况的人介绍 , 曾春亮的父母2002年左右先后在一年内因病逝世 , 因为孩子多 , 曾家经济情况一直不是很好 , 曾春亮也没读过多少书 。澎湃新闻从裁判文书网获取的资料显示 , 也就是在曾春亮父母逝世前后 , 2002年12月5日 , 因犯盗窃罪 , 曾春亮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 出狱后不久 , 2013年3月 , 曾春亮因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 , 并处罚金2万元 。 其间 , 曾春亮因能认罪悔罪 , 完成劳动任务获减刑有期徒刑7个月 。 刑期自2012年6月13日至2020年5月12日 。“虽然坐过牢 , 但大家并没有对他另眼相看 。 ”易新良介绍 , 出狱后 , 曾春亮跑到村委会三四次 , 找村主任、村支书、除了桂高平以外的其他两名驻村干部 , 称自己想办个砂石厂“搞点钱” 。 易新良说 , 他告诉曾春亮 , 要办砂石厂村里也不是不同意 , 需要去相关部门办理手续 。 “钱没问题 , 我可以挣 。 ”曾春亮打包票 。 后来曾春亮两次拨打易新良手机 , 拨通后说”他打错了“ , 后来就没打过 。性格傲慢 , 但又点自卑 , 这是接触曾春亮后 , 村里人对他的印象 。 “叫他去厂子 , 他嫌工资太低 , 觉得坐过牢 , 也不会有人要 , 会歧视 。 ”易新良劝曾春亮去厂子 , 但对方听不进去 , 嫌工资低 , 总说厂里不会要他这个坐牢的人 。 “又没有什么可以做 , 房子又没有 , 我怎么活?”曾春亮曾向易新良抱怨 。 8月8日 , 曾春亮犯案后 , 有人打电话告诉易新良 , 说曾春亮杀人了 。 易新良不敢相信 , 怎么刚从牢里放出来就杀人 。 但他万没想到 , 5天后 , 逃窜回村的曾春亮在村委会再次行凶 。接到村支书电话后 , 易新良带着驻扎在村部外其他村民小组的警察赶至村委会大院 , 但此时 , 驻村干部桂高平已经倒在二楼宿舍的床边 , 持刀行凶的曾春亮不见踪影 。 8月12日 , 星期三 。 下班后 , 县里派驻厚坊村的三名驻村干部回了家 , 平时住宿的村委会二楼两间宿舍空了出来 。 走之前 , 村委会大院的铁门上了锁 , 但大院内其他小房门未上锁 。 8月13日7时58分 , 因为没带钥匙 , 易新良打电话通知同事给即将上班的三名驻村干部开门;8时10分左右 , 门开 。 还没开工上班 , 上楼后 , 第一个与曾春亮相遇的桂高平遭持刀突袭 , 被刺中“左边颈动脉”后倒在床边 。 “就听到了‘啊’的一声 , 就没有其他动静了 。 ”在案发现场的其他人描述 , 没穿鞋、光着脚的曾春亮试图追赶驻村干部郝园平和另一人 , 郝园平奔跑中在门口摔了一跤 , 赶忙呼救 。 村支书当时跟出去追曾春亮 , 但考虑到他手上拿着刀 , 没追多久就跑回去了 。42岁的厚坊村计生专干黄旭丽与桂高平搭班工作一年多 , 谈及桂高平遇袭去世 , 她连连叹息“太可惜了 , 好人” 。 8月13日8点30分 , 黄旭丽接到电话通知桂高平出事了 。 她说 , 她了解到桂高平遇害时 , 村委会一楼还有一个人正在干活 , 但他对楼上发生的事并不知情“听他们说 , 他(曾春亮)当时就在房间里面 , 桂高平拎包上去放东西 , 另外两个干部在楼下还没上去 。 ”当天 , 怀疑曾春亮在山上 , 很多人和民警就在山上面的小组守着 , 村部所在附近并没有多少警力 。 等到他人赶来增援时 , 曾春亮已经逃窜不见踪影 , 楼梯上留下一些血迹 。 8时44分左右 , 易新良接到村支书电话 , 让赶紧下来 , “桂高平出事了” 。 他到村部不到10分钟后 , 镇里卫生院的医生也到了村部 , 但“人已经没了” 。 事后 , 现场很快拉起了警戒线 , 被警方保护起来 。 易新良他们认为 , 曾春亮是在后半夜翻墙进入村部 。 “一般没有灯、空调没运转 , 就会被认为没有人 。 ”曾春亮 , 男 , 1976年4月2日生 , 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新厚坊组49号1户人。 生长在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 , 早年间前往浙江打工 , 其父母已经去世多年 , 他的几个兄弟也常年在浙江打工 , 只有一个姐姐住在村里。2002年12月5日 , 曾春亮因犯盗窃罪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 2007年6月19日调至江西省监狱管理局服刑 , 2009年8月8日刑满释放 。2012年6月13日 , 曾春亮因盗窃罪被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刑事拘留 , 同年7月20日经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 。2013年3月27日 , 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台路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 , 以被告人曾春亮犯盗窃罪 , 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 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交付执行 。 执行机关浙江省金华监狱于2017年5月24日提出减刑八个月建议 , 报送本院审理 。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罪犯曾春亮准予减刑七个月(刑期自2012年6月13日至2020年5月12日止) 。2020年7月22日 , 曾春亮第一次潜入遇害者家里的三楼被康女士的母亲发现 , 康女士的哥哥听闻母亲呼救后赶往楼上 。 随后 , 哥哥与曾春亮发生肢体冲突 。 凶手用螺丝刀划伤哥哥并窜逃 。 当日 , 康女士的哥哥向当地乐安县公安局山砀镇派出所报警 , 做了笔录以及伤情鉴定。7月22日 , 曾春亮刺伤康女士哥哥后 , 康女士家人曾数次报警 , 但嫌疑人曾春亮一直未被抓捕 , 还曾多次出现在山砀镇吃早饭和住酒店 。2020年7月23日 , 康女士的嫂子在家里打扫卫生时发生家里有作案工具 , 包括手电筒、手套、螺丝刀等 。 因担心曾春亮再次作案 , 康女士的哥哥再次向当地警方报警 , 并在家里安装了四个监控摄像头 。2020年7月24日 , 康女士的哥哥称当地派出所派人将前述作案工具拿回警局 。2020年8月8日7点3分许 , 身穿蓝衣的男子手持刀和锤子进入家中 , 并将监控摄像头扭至一旁 。 随后拿着锤子对康女士的母亲和熟睡中的父亲行凶 , 致父母当场死亡 。 此外 , 8岁的外甥也不幸受伤 , 至今仍在医院抢救 。 经查 , 曾春亮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 曾春亮在逃。8月13日早上7点 , 警方搜山和道路盘查时 , 曾春亮返回老家厚坊村 , 并住在该村驻村扶贫干部宿舍 , 将返回上班的该县医保局扶贫干部桂高平杀害 。2020年8月8日早上 , 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 , 经查 , 曾春亮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 现曾春亮在逃 。 犯罪嫌疑人曾春亮 , 男 , 1976年4月2日生 , 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新厚坊组49号1户 。 现查明曾春亮在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附近逃窜 。 请各单位结合日常工作注意发现此人 , 如有该人线索请及时与乐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联系。2020年8月13日早上8时25分许 , 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 , 一名驻村扶贫干部被害 ,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 。 同日9时许 , 乐安县公安局处一位权威人士表示 , 目前警方已经增派警力 , 全力抓捕曾春亮 。 至于曾春亮是否在13日早上再次作案 , 该权威人士称 , “一切以警方通报为准 , 我现在还没有接到完整的报告 。 ”2020年8月13日 , 乐安县公安局将对直接抓获嫌疑人或为抓获提供直接线索者奖励人民币30万元 ,举报人信息严格保密 。 对隐瞒不报者 , 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020年8月15日 , 警方的拉网式搜捕已进入第8天 , 一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向大众网·海报新闻采访人员介绍 , 山林里的野果、泉水都很丰富 , 客观上为曾春亮的藏匿提供了便利 。 现场投入搜捕工作的人员总计超过4000人 。 当地县委宣传部一名曾姓工作人员向大众网·海报新闻采访人员证实 , 在现场参加搜捕的除了乐安县的公安民警和武警 , 还从抚州市和周围县里调来了不少警力 。8月16日下午4点半 , 数千名武警、警察、民兵经过连续数日地毯式搜山和道路盘查 , 当天下午在山砀镇厚坊村西边一座大山将曾春亮抓获 。曾春亮被捕后挑衅叫嚣民警:“我不主动出来 , 你们抓不到我” 。 第一起受害者家属称无人告知此事 , 在政府门口看到庆功才知嫌犯落网 。 她说父亲刚下葬 , “庆功恶心” 。从以上新闻看 , 我认为这是一起本来不会发生的命案 , 在7月22日、23日、24日 , 康女士家属都有报警 , 并前往公安局做了笔录 。 根据监控记录 , 8月7日 , 嫌犯曾春亮还在蕉坑乡自由活动 , 说明此案并没有受到足够重视 。 希望检察院尽快介入调查警察是否存在渎职 。 也希望政法机关能够揭开凶手的杀人动机?曾春亮出狱后想工作怕没人要 , 想办厂为什么没有办成?曾春亮是怎么躲的 , 几千人搜好几天都搜不到 , 等他自已出来才抓到?这些一定都要调查清楚 , 并把前因后果公布于众 , 才能防止以后此类案件的发生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陈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