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妈妈|复工未复学,职场妈妈的“双重焦虑”如何破解?

阅读提示
年初疫情突至 , 职场妈妈们在陪伴孩子度过漫长假期的同时 , 也在经历复工未复学的煎熬与焦虑 。 疫情防控期间 , 有未成年子女的双职工家庭 , 尤其是职场妈妈有多难?3位职场妈妈分享了她们的疲惫与忧虑、办法与期待 。
疫情的脚步 , 没有在2020年的夏天骤然停下 。 近来 , 大连、新疆等地出现小范围的疫情反复 。 一边是尚未入园入学的子女 , 一边是需要保质保量完成的工作 , 复工未复学之时 , 不少职场妈妈面临工作与照看孩子的双重压力 。
【职场妈妈|复工未复学,职场妈妈的“双重焦虑”如何破解?】在公司上班 , 不用做饭还能午休 , 居家办公不仅要工作还得照顾孩子 。 和钱忆相似 , 居家办公期间及后疫情时期 , 很多职场妈妈开启了打开电脑开视频会议、接打业务电话、培训 , 与辅导孩子上网课、做饭、做家务兼顾的新日常 。
不得已 , 我把孩子反锁在家里
虽然早上离开家时 , 儿子笑盈盈地目送我 , 但爱人说 , 到中午时儿子哇哇大哭 , 喊着找妈妈 。 谈起3岁半的儿子 , 张宁宁心里有着太多愧疚与无奈 。
7月中下旬 , 随着新发地疫情及其相关传播扩散的终止 , 在北京工作的张宁宁从第二次居家云办公的模式切换回到单位上班模式 。 婆婆年逾八旬 , 靠轮椅行动;丈夫在一家企业做司机 , 经常要出外勤 。 谁来照料3岁半的幼儿 , 难倒了张宁宁一家人 。
不得已 , 我把孩子反锁在家里 , 告诉他遇到危险要大声呼救 。 为能正常上班 , 44岁的张宁宁把儿子和婆婆反锁在家里 , 并给邻居留了把钥匙以应急 。 在没有出勤任务时 , 丈夫会在午间回家 , 备好午饭 。
复工未复学、幼托机构暂未复托、家中老人无力照料 , 对于不少像张宁宁这样家有未成年子女的双职工家庭来说 , 如何看护孩子成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必答题 。
未成年子女不可能完全脱离父母 , 特别是疫情期间 , 他们更需要父母的陪伴与教育 。 41岁的职场妈妈钱忆说 , 儿子就读的小学原本已准备开学 , 但疫情蔓延后 , 孩子不得不再度居家 , 云开学、云上课 。
为照顾儿子 , 钱忆与丈夫轮流向单位请假 , 尽力不让孩子单独在家 , 即便有 , 也只有小半天 。
不少双职工家庭表示 , 孩子到了入园、入校年龄后 , 就不愿再让操劳多年的老人搭把手了 。 儿歌里爸爸妈妈去上班 , 我去幼儿园的美好生活 , 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
在家中安装视频监控、教育孩子不给陌生人开门、适当训练孩子独自在家的能力……很多职场妈妈表示 , 受疫情影响 , 年幼的孩子只能独自在家 , 虽不放心 , 但也在努力训练和培养孩子独处的能力与安全意识 。
看似很美 , 却两败俱伤
每天我都在职工、幼儿园老师、妈妈3个身份中来回切换 , 感觉有忙不完的事 。 31岁的陈彬彬在一家金融企业从事行政工作 , 儿子6岁 , 奶奶、姥姥轮流来北京帮忙照看 。
即便家里有人帮忙 , 居家办公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美 。 疫情形势严峻时 , 陈彬彬一家4口挤在空间不大的房子里 , 工作、孩子、家务成了绕不开的坎儿 。 孩子玩耍吵闹的声音、做饭时锅碗瓢盆的声音、家人打电话的声音 , 此起彼伏 , 在她看来 , 家中嘈杂的环境并不适合办公 。
此外 , 有研究显示 , 疫情期间的远程办公 , 给人们带来更多会议和更长的工作时间 。 起床就要打开电脑收发邮件 , 深夜23点还得接电话沟通业务 。 不少职场妈妈表示 , 居家办公弱化了生活与工作的边界 。
集中工作、熬夜工作成了很多职场妈妈的选择 。 等孩子睡着了 , 自己有时间独处了 , 可以集中干活儿 。 钱忆说 , 儿子上小学后 , 家长脑力上的疲惫远超体力上的劳累 。 除了上学校规定的网课 , 还要学习少儿编程和钢琴等 , 云学习下 , 更需要引导与监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