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遇害夫妻安葬当日嫌犯落网,女儿泪如雨下:“我终于可以直视父母的遗像了”

楚天都市报采访人员满达 见习采访人员曾凌轲
父母遇害后,女儿康乐莹和家人一直在为父母的安葬日期而纠结。
他们本想在凶手落网后,再让父母入土为安,但时间又耗不起。
昨日上午,遇害的熊小美夫妇被灵车送入乐安县殡仪馆,之后他们的骨灰安葬于山砀镇的公墓。
就在夫妇俩入土后不久,杀害他们的嫌犯终于落网。听闻这一消息,康乐莹泪如雨下:“我终于可以直视父母的遗像了。”
得知凶手被抓所有亲人灵堂前跪下
熊小美和丈夫遇害后的9天,他们长眠于山砀镇的公墓。
此前儿女们已为他们挑选好墓地,但对于安葬的日期一直有些纠结。
“本想等嫌犯曾春亮落网,再让父母入土为安。”康乐莹说,但又不知搜捕何时能有结果,家人最后决定在16日安葬父母。
昨日凌晨,在位于山砀村的家中,康乐莹和家人与父母的遗体作了告别仪式后,灵车护送冰棺前往30公里外的乐安县殡仪馆。亲人们将遗体护送到火化间,哭声一片。
此前,康乐莹和家人已经在山砀镇的公墓选好了墓地。家人捧着骨灰和遗像从殡仪馆出来,返回山砀镇后,直接将骨灰安葬于公墓。
那时,曾春亮还没有落网,康乐莹总觉得对不起父母,甚至不敢直视父母的遗照。
“凶手抓到了,我终于可以直视我父母的遗像了。”昨日下午,康乐莹泪如雨下。她说,父母终于可以瞑目了。而自己也是这么多天里第一次深吸一口气,顺畅地呼吸。
大女儿康欣(化名)说,得知凶手被抓,家里所有的人都在家里的灵堂前下跪。虽然父母已经不能再回来,伤害也无法弥补,但他们终于可以瞑目了。“这个阴影笼罩了我们这么多天,终于有一个交代。”
康欣还说,警方在此次抓捕中出动了大量警力,一线抓捕人员辛苦了,也希望相关部门就此案进行公正细致的调查,给家人和逝去的父母一个交代。目前,她的儿子承承还躺在南昌的医院,尚未恢复意识。
同事微信刷屏哭念“桂叔” 不解嫌犯凶残
曾春亮落网的消息传来,桂高平的同事们纷纷在亲友群和同事群分享这一消息。
“大快人心,桂叔可以安息了。”
“桂叔”就是桂高平,他生前是乐安县医保局驻厚坊村的扶贫干部。因为在单位年纪较长,又为人热情、和蔼可亲,年轻的同事都亲切地叫他“桂叔”。年长一点的同事则唤他“桂哥”。
乐安县的灵堂内,摆着桂高平的遗照,他穿着格子衬衫和黑色夹克,戴着一副眼镜,露出浅浅的笑容,看起来斯斯文文。
 女儿|遇害夫妻安葬当日嫌犯落网,女儿泪如雨下:“我终于可以直视父母的遗像了”
文章图片
同事刘军(化名)说,桂高平今年57岁了,妻子也是公务员,还有个女儿暂未成家。桂国平的亲生父母在南昌,其养父养母都有90岁左右,还有一个舅舅是孤寡老人,都需要他照顾。桂国平在单位没跟那哪个同事红过脸,同事遇到什么事他都乐于帮忙。
乐安县医保局有30多个员工,只有9名男士,因为需要驻村扶贫,女士不太方便,他主要负责工伤和生育保险方面,事情不算太多,就主动去厚坊村驻点扶贫。在扶贫期间,他总是热心帮村民办事。5月份,村里有个小孩需要转至江西省儿童医院治病,桂高平给刘军发来小孩医保卡照片等资料,委托刘军帮忙办理医保报销等业务。
桂高平遇害那天,本来是去村委会去拿扶贫的宣传标语和浆糊等,他和另一位扶贫干部住在二楼的宿舍。桂高平上楼去拿时,结果遇到歹徒,随后遇害。“我们同事听到噩耗,都赶来殡仪馆。”刘军说,当时局长也来了,在殡仪馆哭了起来,我们同事全都跟着哭起来了。
桂高平的同学吴先生说,他和桂高平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大家感情都很好。桂高平学习成绩一直不错,那个年代能考上大学都不容易。桂高平平时也就用电脑上上网,微信朋友圈发得少,也不爱打牌。得知桂高平遇害后,同学们都主动赶来,轮流给他守灵,基本每天都有10个人。
为桂高平守灵的同事说,凶手落网后,同事们也想知道真相,那就是曾春亮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竟能如此心狠手辣。
父亲灵前宣读嫌犯落网告慰辅警儿子
乐安县殡仪馆另一处吊唁厅,摆放的是辅警杜海华的灵堂。
22岁的杜海华生前是乐安县龚坊派出所的辅警,入职才半年。8月8日,山砀村发生入室凶杀案后,他在设卡盘查时不幸遇车祸殉职。
 女儿|遇害夫妻安葬当日嫌犯落网,女儿泪如雨下:“我终于可以直视父母的遗像了”
文章图片
杜海华虽不是曾春亮所杀,却也因曾春亮而亡。
昨日下午,曾春亮落网的消息传来,杜海华的父亲杜文平在儿子的灵堂前念出了这个消息,以告慰儿子的在天之灵。
杜文平说,儿子大学毕业不到一年,虽然所学非公安类专业,但他从小就崇拜警察这个职业。半年前,他入职乐安县龚坊派出所,成为一名辅警。他也报考了今年的江西省公务员考试,报考的也是当地公安系统的职位。如果没有这次意外,他将于本周末参加公务员考试。
龚坊镇距离山砀镇只有7公里远。8月8日凶案发生后,杜海华和同事接到任务,在附件的道路设卡排查过往车辆,抓捕嫌疑人。结果一辆货车未能及时刹车,将杜海华撞倒,其不幸殉职。
杜文平和妻子在浙江台州打工,接到杜海华同事的电话后,马上赶回老家。看到儿子的遗体,夫妻俩几乎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