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明日之子4》的“变形计”

在最新一期节目中,梁龙带领“唢呐”、“马头琴”的合作舞台炸翻了。而沈钲博妈妈坦露自己给儿子带来胎记的内疚,沈钲博含着泪说出“我爱你”感动了很多人。观众的燃情与泪点都被激发了出来。
【 明日|《明日之子4》的“变形计”】从开播到现在,围绕《明日之子乐团季》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同大多数节目一样,刚开始几乎是清一色好评,随着节目播出,一些质疑声渐渐露面。特别是此刻,围绕节目的黑与红几乎同时发力,一面是节目超8分的不错口碑,一面是站姐、学员与节目组发生“争执”等话题也让其有了些争议的声音 。
节目组也很刚,亲手锤瓜、将画面直接放出来,面对是否有意突出学员间伙伴关系的声音,监制邱越与马昊表示:“今年《明日之子乐团季》有点特殊,他们想组成一个乐团, 这帮未经雕琢且很孩子气的大男孩需要更多磨合,便产生了更多故事。”
而选秀+乐团也让大众产生了不小的问号,甚至明日高校的学员们也都在问龙丹妮“选秀真的能够组成一个乐团吗?”加上此刻“隔壁”《乐队的夏天2》一群十多年的成熟乐队正在焦灼PK,这都给了《明日之子乐团季》带来了不小压力。
面对这些,节目组不是没有想过,早在开始筹备时,他们也感知到可能用三个月组成一个乐团的成功几率并不高,但他们就是想试一试。 “我想要跟这帮傻小子一起试试看,靠平台,靠年轻观众的力量,能不能组出来一支深受观众喜爱的年轻乐团,去这个市场上玩一玩。”马昊说。
从《明日之子》诞生到现在的第4季,因为很多原因,节目组没少被质疑,但无论是每一季节目主题、赛制、风格的尝试,还是回应质疑的做法,《明日之子》似乎每一次都很敢,而这或许也是该节目即便遇到太多或褒或贬的评价,但依旧能够走到现在的关键。
是乐团也是“变形计”
就像上学时大家拿到自己的低分试卷,不想面对老师、同学、家长一样,当看到3人乐团公演的成绩单时,鞠翼铭逃跑了,坐在路边,把头深深地埋下。看到这一幕不少观众都觉得《明日之子乐团季》有点《变形计》那味。节目组也直接把自己调侃为“变形计”,但变形这两个字的含义却有所不同。
在沈钲博五六岁的时候,一天他在路上走着,突然一个小孩跑过来指着他说“你这个怪兽”,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心中开始住着两个自己。出生在一个幸福家庭,他乐观、阳光,而脸上的一点点特殊,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外星人,排斥与人接触,选择用音乐与“黑暗”的自己进行对话。“王江元能力很强,但音乐太满了。”因为读大学时候他就被骗走了15万,是父亲支撑着他,那时候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像父亲那样顶天立地的人,因此来到《明日之子乐团季》他很想证明自己,不断地把自己的音乐加满,生怕少了一点。
 明日|《明日之子4》的“变形计”
文章图片
随着节目播出,与廖俊涛组队、刘炀加入,午睡留声机乐团渐渐壮大,沈钲博变了,打开了心扉,脸上的笑容与嬉闹声越来越多。王江元也变了,音乐没有那么满了。通过与队友交流和教师团的指导,他理解了“少即是多”的含义。
同沈钲博与王江元一样,《明日之子乐团季》大多数学员都发生着这样不大不小的变化,节目组调侃, 这一季既是《明日之子》也是“变形计”。“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是本季节目的口号,也是其与其他选秀节目区分开来所打出的特色所在,映照在每一位学员身上。
不仅是学员,邱越坦言,从产生到现在,整个《明日之子乐团季》都在经历着这样起起伏伏的变形。
作为一档综艺节目,选对赛道与瞄准出口都同样重要,如今选秀节目风头正盛,而明日系列天生便以选秀起家,自然不能脱离其这一属性,而乐队近两年也成为了一个不错的切口,但《明日之子乐团季》来得并不容易。
“不可能,时间这么短。”
彼时的《明日之子乐团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要么延续以往的风格继续做单人,要么断腕试一下乐团,但他们自己也很清楚,这个已经走过了三季的节目,前后有一群选秀节目的夹击,如果不做大的挑战,他们也很难找出更多亮点了,冒险做一下乐团,没准儿就是有机会的。
 明日|《明日之子4》的“变形计”
文章图片
时间紧迫,还是第一次做乐团,《明日之子乐团季》变量不小,Fman的逻辑,从一个人到两人团三人团……最终形成五人乐团的组队赛制,也是节目组在临近录制一个多月时决定大调后的结果。
而在选人上,这可能是《明日之子》这几季以来,最素的一帮选手了,因为节目组想要“玩”一次出奇制胜,他们要的是具备少年感的年轻素人,一些成熟选手不在本次计划之中。因此相比于成名,这帮没有经过太多训练的少年们“玩心”更大,追求也更加个性和纯粹,他们就是来找玩伴的。“你究竟同我是不是一路人,我们能不能一起玩。” 这种天然的单纯感是节目组所看重的,市场上正缺少这么一批天性没有被磨灭,还保留着一些棱角的选手。这既是优势同时也给节目组带来了“挑战”。
这帮孩子们真的太素也太真了。凌晨三点半,选角团队刚开完会已经一身疲惫,鞠翼铭却正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笑着打鼓,那时候大家便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快乐的孩子,但万万没想到,节目一开始录他就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