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的冬天和51℃的夏天中“穿越”!上海南站空调工“冰火两重天”的日常

青年报·青春上海采访人员 刘春霞/文 吴恺/图、视频
炎炎夏日 , 在火车站空旷而又人流密集的候车大厅里 , 空调给力不给力直接关系着旅客候车时的舒适度 。当旅客在凉风习习中惬意地刷着手机网上冲浪时 , 有那么一群人却默默在低温冷风和烈日暴晒的环境里穿梭忙碌着 , 他们就是负责车站空调运行维护的空调工 。
连日来 , 上海持续高温 , 青年报·青春上海采访人员走进上海南站锅炉空调工班 , 和空调工们一起深入地下空调机房、爬上房顶冷却塔 , 感受他们“冰火两重天”的日常 。
酷暑吹冷风 , “透心凉”的滋味不好受
|在9℃的冬天和51℃的夏天中“穿越”!上海南站空调工“冰火两重天”的日常
文章图片

文章图片

中午2点左右 , 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段 , 上海南站的候车大厅里 , 各个空调出风口不断吹出的冷风 , 将大厅的温度始终控制在27℃左右 。在这样的温度里 , 旅客们惬意地坐在椅子上等候检票 。
而在位于车站地下层的风机房里 , 温度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南站一共有4台离心式冷水机组 , 承担着整个南站区域的空调制冷任务 。”作为上海南站锅炉空调工班的工班长 , 36岁的罗庆说起站里的空调系统如数家珍:“虽然机组只有4台 , 但是附件很多 , 有一次泵、两次泵、冷却泵 , 1-10号风机房共有29个空调风机 。”罗庆和搭档顾亮每天的工作就是巡检、维护这些设备 , 一旦发现问题要立即解决 。
|在9℃的冬天和51℃的夏天中“穿越”!上海南站空调工“冰火两重天”的日常
文章图片

文章图片

从38℃的户外走进风机房的区域 , 立马能感觉到阵阵凉意扑来 , 但是进入风机全速运转的风机房里后 , 之前还觉得舒服的凉意瞬间就变成了让人汗毛陡立的“寒意” , 穿着短袖T恤的采访人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
“空调出水的温度只有7~8℃ , 到空调箱里也就只有8~9℃ , 所以在空调箱里干活的话是比较冷的 , 要多穿一点 。”罗庆笑着说 。除了冷 , 在空调箱里作业的另一个特点是空间小——空调箱的空间刚够一个人猫着腰钻进去 , 在里面进行空调过滤网清洗和消毒等工作都得蹲着进行 。
32岁的顾亮主要负责监控冷冻机组的运行以及空调过滤网的清洗和消毒工作 , 戴上头灯、拿上工具后 , 他弯腰小心地钻进了一个空调箱里 , 里面呼啸的风将他身上的工作服吹得鼓起来 。没几分钟 , 温度计显示的温度就定格在了13.1℃ 。
“这个风吹在身上还是很冷的 , 就像是大夏天里吹寒风 , 刚工作的时候不习惯 , 经常最热的时候感冒 。”顾亮笑着说 , 清洗空调过滤网时经常会有水弄到身上 , 在空调箱这样的低温里会有种“透心凉”的感觉 , “滋味不太好受 。”
烈日“铁板烧” , 51℃中干一两小时
|在9℃的冬天和51℃的夏天中“穿越”!上海南站空调工“冰火两重天”的日常
文章图片

文章图片

除了风机房 , 罗庆和顾亮每天工作的另一大阵地是冷却塔 。冷却塔的作用是冷却水降温 , 关系着车站空调系统运行的安全稳定 , 因此罗庆和顾亮要经常“光顾”检查它的运行状况 。
冷却塔位于房屋顶端 , 从位于地下的风机房来到室外的冷却塔“脚下” , 感觉像一分钟内从冬天“穿越”到了夏天 。爬上冷却塔的扶梯很陡 , 在正午烈日的暴晒下 , 铁质扶手都有些烫手 。“这个扶梯已经很方便了 , 以前都是旁边那种直上直下的梯子 , 背着工具爬上爬下更难 。”罗庆说 。
冷却塔虽然很大 , 但作业空间也很有限 , 塔顶的地面不是厚实的地面 , 而是由铁皮组成的不宽的走道 , 固定电动机机座螺丝和调整传送带时 , 罗庆和顾亮都是蹲在铁网上进行 , 除了不顺手外 , 还需要巧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