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贫困县举债7亿建豪华学校,是走向发展教育的反面

【 当地|贫困县举债7亿建豪华学校,是走向发展教育的反面】硬件的过度投入不仅无助于提升教学质量,反而会限制当地改善教师待遇,甚至缩减课程改革、教学改革、教材建设等方面的投入,终将是得不偿失的。
4层喷泉的“鲤鱼跳龙门”水景,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这不是大都市的星级酒店,而是陕西摘帽不久的深度贫困县商洛市镇安县的一所新建中学。据了解,去年镇安县地方财政收入仅1.78亿元,举债7.1亿建设“豪华学校”,意味着当地需连续12年每年偿还5000余万元贷款。
表面上看,再穷不能穷教育,当地为解决城区学位不足,促进教育发展的决心坚定,但从学校建设的实际情况来看,却并非如此。
从新闻报道中可以发现,建设一所中学本不需耗费如此之巨,正是大量华而不实,与学校育人功能无关的设施设备抬高了学校的建设成本。比如,校园内除随处可见的石砌栏杆外,每栋建筑均有仿唐式建筑屋顶;假山瀑布水景花费200余万元,并为此削平部分山体,建设防滑坡挡墙;全校附属工程绿化带、管网共计花费8000余万元。同时,行政办公楼内办公室面积也严重超标。在总面积1.4万平方米的学校餐厅,4层有多个包间,红木铺地、座椅扎花、餐具考究。
 当地|贫困县举债7亿建豪华学校,是走向发展教育的反面
文章图片
 当地|贫困县举债7亿建豪华学校,是走向发展教育的反面
文章图片
↑镇安县镇安中学建筑群。图据新华社
当地干部解释,之所以要将校园建设为仿唐式建筑风格,是由于当地要打造唐文化,以“促进文化和旅游融合”。这个理由显然说不过去,学校最核心也最本质的功能是育人,学校建设必须为教学服务,而不是为旅游或者其他目的服务。即便建设仿唐文化建筑可以促进当地旅游,那肯定也是以干扰和牺牲办学作为代价的,终将得不偿失。
过去,我们常拿一些地方豪华的政府办公楼与破旧的校舍进行对比,批评地方不重视教育发展;现在,一些地方却以发展教育为名,建设豪华学校,大搞铺张浪费,同样是走向了发展教育的反面。
在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建设豪华学校,大搞景观工程、形象工程,不是对教育的真正重视,反倒是对教育的伤害。为建豪华学校大肆举债,“寅吃卯粮”无疑会透支未来投资发展教育的资源和空间。
更直接、更现实的影响在于,硬件的过度投入不仅无助于提升教学质量,反而会限制当地改善教师待遇,甚至缩减课程改革、教学改革、教材建设等方面的投入。比如,镇安中学部分教师就反映,在硬件改善的同时,学校师资力量等软件并未得到明显提升。
从媒体的相关报道来看,虽然教育部多次发文明确要求“不得搞豪华装修,坚决杜绝‘豪华校门’‘豪华办公楼’等”,“坚持厉行勤俭节约办教育,严禁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严禁超标准建设豪华学校,每一笔教育经费都要用到关键处”。但个别地方建设豪华学校的冲动似乎依然强烈,在这背后是错误的教育观、政绩观,更有可能存在工程利益输送。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强县城学校建设,这对于解决城区学位不足、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有重要意义。但同时有专家就提醒,要防止以加强县城学校建设为名,建设超大、超标准学校,不仅浪费教育资源,还破坏教育发展生态,开教育均衡发展的倒车。而从以上案例来看,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在加强县城学校建设的背景下,要进一步优化教育投入结构,提高教育资源利用效率,使每一笔教育经费都用到关键处,用在最需要的地方,首先就得规范这类豪华学校的建设。相关的禁令不能停留在纸面上,要进一步明确学校建设标准,同时强化监督,加大问责力度,对违规建设超标准豪华学校的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杨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