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风起,岭南惊雷

秦岭风起,岭南惊雷
靳晓峰 , 中国当代艺术重要艺术家之一 , 198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 作品曾获“长安杯”中国画电视大奖赛银奖、中国体育美展优秀奖 , 曾参加长安画派源流展 , 中国美术馆风情画展等 , 多幅作品曾被日本、马来西亚、港澳机构收藏 。 90年代中期从商 , 在室内装修设计 , 平面设计 , 艺术品投资收藏 , 媒体投资整合策划营销行业多有涉及 , 创办陕西理想艾科广告装饰有限公司、西安奕盛品牌文化有限公司 。 近两年间涉足于艺术品专业化投资运营并专注于传统水墨画的创意传承 , 独创 和研习当代手机绘画作品系列数千幅 , 风行于当代艺术潮流 。 《中国文艺家》杂志封面人物 , 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专题行动全球总策划执行总策划之一 。秦岭风起 , 岭南惊雷----秦人靳晓峰艺术生态探源冯楚/文岭南与秦岭的一场艺术生态对话关于艺术家的创新话题 , 总在引起人们的不断质疑和拷问 , 艺术到底要不要创新 , 如果按艺术史上的所述 , 多少创新的过程才能进入艺术史?那些个创新的艺术家们 , 其作品的时间延长或缩短后 , 有哪些是被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汲取了的审美消费和逻辑思考?当我们脱离了历史语境 , 或是去除了世俗成见的庸常无趣 , 眼前的艺术真实又是什么?因此 , 创新艺术的形态和生态之呈现 , 不是以某个艺术家的市场定数来反映的 , 而是以时代的节点和人性的暴发 , 而作为我们在艺术生活中 , 对过去的与未来的作出了正确和记忆和判断 , 这才是我们为艺术家所要做的一个最为公立的个人价值评估 , 历来是艺术品市场上所不能忽略的 。人类艺术出现了三个高潮 , 一个是东方的山水画艺术 , 一个是西方的神子艺术 , 一个是全球化所共生的人性艺术 , 由于生命观念和自然环境的不同 , 讨论艺术的高低和优劣 , 似乎并不能澄清艺术本身的逻辑 , 即抽象和具象之间的事物表现本质 , 是物质还是精神的 。 而事实上 , 艺术不是认知事物的目的和工具 , 而是爱和被爱的关系与目的 。 如果没有爱和被爱的能力诉求 , 谈论艺术之道 ,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 形而上哲学时代和当下的及物时代 , 我们看到所有艺术的形式变异和内容的更新 , 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 其中 , 所有艺术的产生其形式是内容所必需的 。 而人性作形而上的观念象征 , 只不过是形而下的行动支持 , 使得艺术为之引起的不同反应 , 我们才明白 。 艺术比生活并不复杂 。 生活本身更具有隐藏性 。当我们进入梦幻或魔幻的现实经验的世界 , 万物在这里找到有联系和对话的方式 , 历史和未来在现实这个平台上是可能穿着越的 。 这正是我们回到清醒的现实本身时 , 反而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是活在其中的 , 也不知道自已存在所处 。 数据操作和及物关系之理性价值 , 使我们的人性遵循了物质世界的同一性 。 比如商品和消费 。 这是最直接的关系 。 而原创艺术也是在这个基础上被迷失和沦陷了 。 艺术不再有爱与被爱的能力诉求和表达方式 , 艺术为艺术的商品消费而存在于异化的世界 。 那么 , 在艺术的现实中 , 我们如何有效地避免艺术的本质不受及物市场所支配 , 而使艺术家的品质和尊严保有对消费的免疫力?这正是我们关注艺术生态的一个重要价值观 。就我们自身对艺术生态的真实感受 , 所有艺术形式的变化 , 通过科技手段的再使用 , 创作内容赋予了当代人最本质的情感抚慰和诉求 。 如果一件作品不能直接打动当代人心 , 而又有消费它的愿望和冲动 , 这说明这种创作的情感被及物抽离了 , 而只有一种存在的隐喻性 。 这个隐喻体并不是艺术所呈现的灵魂与肉体的分离 , 艺术的痛苦是不存在的 , 或被异化了的真实 。 当视觉化的隐喻上升转化为语言的隐喻 , 诗性关系呈明为我们的现实 , 是一种精神梦游的状态 , 意识中的意志上升为艺术形式 。 形式与生态的融合 , 便是一件作品的生态关系 。 这正是中国文艺家杂志策划和实践以生态理论来评判当代艺术的历史和作品的原由 。 籍此 , 我们拉开了一场秦岭与岭南区域中的中国当代艺术之自由对话与交流展示 。 首先是因为久居西安和宝鸡的本土艺术家靳晓峰所首创的手机画 , 而引发了当代艺术的跨界融合和创新南北大讨论 。手机画作为一种的新艺术表现形态 , 携带了大量的后当代人类未可知的信息 , 而被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专题走进岭南所重点关注 , 而走进了我们当下的全球化生态视野 。 从两河文脉(黄河、长江)繁衍生息而雄起的楚秦汉唐时代之中国文化体系话语权中心 , 至后续拓展之南下出海口珠江三江源体系之岭南文化生态聚集 , 中国之南的现代文明渐起勃发 , 创造了一个世纪的东方神话 , 比如香港、深圳和珠海及未来海南之延展 , 人类文明从资本帝国的位移和相对弱化 , 进入中国之机遇正在形成之中 。 由中国推动和国际资本之自身诉求 , 未来的粤港澳大湾区之世界经济一极 , 并不是一场空穴来风的骗剧 , 而是可以看得到的一场由西而东的人类生活话语权中心的位移 。 当汉语被世界联合国组织定为法定的世界第一通用语言之后 , 我们也能猜测得到西方价值权威的急速心态而将中国文化列入一种可期待的新经济复苏 。 秦人靳晓峰的艺术走进大湾区 , 正是中国文化所代表的与时俱进而成为当下的现实 。 一场由手机画演绎的当代视觉史诗的交响乐盛典在岭南生态区奏响 , 我们期待并准备好了一切 。